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僕监】【茜叶】说谎者

文手挑战交作业, @汐汐汐汐汐梓点的茜叶
>>>

茜将头发剪短了,曾经如瀑般的黑色长发如今仅在齐肩位置。
被人孰知的某种传言,在结束一段感情后剪头发意味着忘却,可如今,她却感到了迷茫。
她已分不清她想要忘记的究竟是谁。

茜与白田分手已有半年,忆起白田当时的表情,他想必也预料到了这一点。
白田是一个细心的恋人,茜无法否认,但总有些什么东西是不一样的。情理之中的和平分手——那是茜与合租房中最后一个人断了关系。

人们从未从茜的嘴里听她说及过合租房的事情,就像她在害怕些什么。害怕谈起合租房,害怕谈起曾经的房客,害怕谈起三叶。

关于三叶,茜从未对她提起过好感。
唯一令她记忆深刻的是在一个昏沉夜晚,喝得烂醉的三叶执着她的手催促着“把眼睛闭上”。黑暗中少女温热的指尖抚过她的手背,紧接着疼痛从小拇指的指根处传来。本能驱使她睁开眼,低头打量,那里已刻下一道浅浅的伤口,而对方正用一把剃刀为自己的手指留下记号。
“这是什么意思?”茜询问道——那不是愤怒,绝对不是。
少女迷蒙的双眼看向她,因醉酒露出的笑容显出那个孩子独有的俏皮味道。她侧身倒下,脑袋稳稳落在茜的大腿上,声音交杂醉意与困倦:“这是我的美学。”
至于那究竟是什么,茜到今天也没有弄明白。

在庆功宴上与同桌的人谈笑之际,店门口的风铃倏地响起,有什么人走进来。茜回头望去,那人套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绿色帽衫,戴的依然是那副白色耳机,颈间的方格围巾后是一张被冻得发红却依然精神的脸。背在背上的吉他箱压在她已有些长的鸦发上,被挑染成绿色的发丝尤为显眼。
与记忆中的形象重叠的那一刻显得太过于扎眼。茜抑制不住自己飘过去的目光。对方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目光相汇,刘海下精致的眼瞳在暗黄灯光下闪着光。
围巾被她拉扯下来露出脸颊,摘下耳机,她笑,弯起的眼睫依然是以前的那副模样:
“你留短发超难看的。”

所以那样的感情究竟是何时生出的呢?

三叶请她喝酒,茜欣然接受。
三叶依然是个健谈的人,她喝了很多,而茜更多时候只是在小口抿酒的间隙微侧过头去打量她,视线在对方因醉酒而微微发红的脸上描摹,直到落在那两片被酒液沾湿的嘴唇上。
她的目光在那里停留,有那么一瞬脑海中似是有什么东西闪过,模糊不清的想法与念头。随即女孩倚靠在桌案上的脑袋转向茜所在的方向,凝神片刻,忽又噗嗤笑出声来。“你留短发真是丑死了。”三叶说,笑起来的模样像一只狡黠的猫。
茜的眼睛眯细了,她注视着她,出神地,随后她的面上显露出笑容来:“可我觉得你把头发留长倒挺好看的。”对方的动作凝滞片刻,继而表情古怪地坐正身子。她猛灌了一口搁置在桌上的酒,擦掉唇边酒渍的幅度夸张像是想掩饰些什么。

那又是怎样的感情呢?

“还是老样子,说着一些令人讨厌的话……”
蒙了一层雾气般朦胧不清的眼眸微睁,对方模糊粘腻的声音传入耳朵,轻得像是呢喃。
“所以你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啊?”她问。
“反正不是你就对了。”她回答。
和着哼笑,因醉酒而泛红的眼角已辨不出是什么味道。

说谎。

熟睡的少女倚在茜的肩头,呼吸声平稳,窗外是商店街入夜后明亮如白昼的灯火。
咄咄逼人的态度和故意避开的视线,无数次在幡然醒悟后选择欺骗,到头来真正的受骗者又是谁呢?
茜无声地笑了,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从胸口满溢出来。指尖缠绕上对方略长些的发丝,她低垂下眼,在灯火通明中喃喃:“我到底有多喜欢你呢?”

那或许就是爱吧。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