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德哈】梦

祝圈友们除夕快乐!
>>>
关于哈利波特的梦?这对德拉科·马尔福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早在那个恼人的家伙进入他的视野以来,他就一直看不惯对方的所作所为。那时候的他时常会做一些有关哈利的梦。当然,在梦里他永远都是胜者——克拉布和高尔会帮他把那讨厌鬼揍趴在地上,亦或是把对方那副圆溜溜的蠢眼镜踩成碎片——不管是哪种,那都能使德拉科的好胜心得到满足。

但不知是哪一天起,他的梦境起了变化。梦中的波特不再那样咄咄逼人,他变得温和,像是一只温顺的小动物。接着,哈利成为了德拉科梦境中唯一的主角。
这也许是青春期少年都会有的想法——于是在某一天德拉科梦到自己把哈利圈在身下后,他惊愕地从床上坐起来。他甚至在一瞬间开始质疑他的大脑,开始恐慌他是否中了什么带着恶作剧意味的魔咒——但他很清楚这种想法只是在自欺欺人。他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开始在克拉布令人烦躁的鼾声中为自己手淫。
那感觉一点也不好。

大战结束之后,德拉科做了许多梦。
梦境就像是自他记忆深处咆哮而来的猛兽,在一夜之间涌现于他的脑海,迅速地,顽固地,使他感到眩晕。那堪比曼德拉草的尖叫,令人头痛欲裂。他尝试着使用魔咒让它们停下,但那毫无作用。到最后,他甚至认命般的接受了——这让他回忆起了很多东西。
他梦见了那些顽固的老教授,韦斯莱家的穷小子和那个毫无礼节的小泥巴种,甚至还有战争:那些强有力的魔咒,被魔法粉碎了的房屋建筑混杂着模糊的血肉和令人作呕的呛鼻的铁锈味。
每当想起这些,德拉科便会从梦中惊醒,面对着自己被汗水濡湿的额发和打着颤的身体——他也许会去冲个澡或就着汗湿的衣服重新入睡。
在梦境中,他就像是沙漠中渴水的旅人。他沿着那条不能回头的路向前走着。路的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引领着他,像太阳般的闪耀,仿佛能够将他带离着绝望的黑暗的泥潭。但每当他触及那片明亮的光芒时,一切便重新回归黑暗,接着他便会醒来,面对阴郁房间里不透光的窗帘。
直到有一天,他看清了,那束光芒化成了一头动物。
牡鹿。
他这样想到,但他没有第二次确认的机会,因为那束光永远地消失了,与它一起消失的还有如同决堤洪水一般的梦。
当他终于从一场没有梦境的睡眠中醒来时,德拉科的表现像是一个从刀口下逃脱的死囚。他感到轻松,但同时他意识到——那个从小到大只会在梦里给他好脸色的男人在这几天来的梦境中从没有出现过。

十九年后,当德拉科再一次在车站与哈利相遇时,他只是点头示意后便转身离去。
他们很幸福,相当的幸福——而他只能永远活在自己可笑的梦境里。
哦,不,现在连梦境都不剩了。
他离开了月台,很快融入了人群中。他不应该在这儿待太久,因为他是个疯子,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傻瓜。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对你的思念使我疯狂
It was never mine.
它从不属于我 
It will never be.
将来也永远不会 
 The thought of you...is consuming me.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