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僕监】【全员向】写着玩的黑道AU

01 蓝川

男人注意到那个穿着一件蓝色的、近乎是黑色的呢大衣的男人已经在场子的后门候了将近二十分钟了。五分钟前他派了一个手下出去看看,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什么音讯,这让男人有些担忧。
上头的人动了那批货,他并不是没有听闻,不过速度应该没有这么快,对方的消息不可能这么灵通……
不可能这么灵通吗?
即便酒吧内的空气燥热异常,男人仍感到后背开始发凉。冷汗正在一点点浸湿他的衬衫衣料,搁置在吧台上的烟灰缸里也已积了不少的烟灰。他往后门的方向望了望,那里却依然静得渗人。
蹙紧眉头,男人掐了烟,嘱咐了酒保几句后,将别在后腰上的枪再三确认后推门离开。
后巷静悄悄的,深秋夜里的风带着清冷与阵阵寒意,迎面而来的烟尘肆无忌惮地飘荡着,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他在垃圾箱旁的阴影里找到了之前派去的手下,腹部沾着血迹已经昏过去不省人事。那个人的小臂上有不少的血污,他想蹲下去看得更清楚些,却被巷子深处传来的猫叫声吓了一跳。
拔枪几乎成为本能,男人举枪对上巷子另一头的阴影,借着巷子外的霓虹灯光亮,他看见一个男人正蹲在地上逗弄巷子里的野猫。
“喂,站起来!”男人举着枪步步紧逼,面前的男人却没有回头。靠近打量,那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长袖T恤,留着长发,挑染过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小辫,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平静自如。“喂,我说,我让你站起来啊!你听到没有!”
似是受到了惊吓,“喵”的一声,蹲在长发男人脚边的猫像一支箭一般窜走了。对方这时才回头望向他。
男人的枪此时仅距他咫尺距离,长发的男人却依然显露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半垂着眼睑,神色间满是疲于应付与无奈。
“你是谁?是谁让你来的?”男人握枪的手在摇晃着,他告诉自己要冷静,“说啊!”
“麻烦,烦死了。”蓝衣的男人小声抱怨着站起来,但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线,属于年轻人的未被烟酒锈蚀过的干净的声音清晰地传入男人的耳朵。
他比男人略高一些,并不算是身材魁梧的类型,但小臂上的肌肉线条紧实——这让男人先前的胜算大打折扣。对方有一双猫一样敏锐的眼睛,在小巷的阴影里闪闪发光。如果除去清晰可辨的血迹与那份因心情烦躁而显出的厉色与不耐烦,那确实是一张会受女性们青睐的脸。
男人注意到对方的脚边落着一件暗色的外衣。虽然那件呢大衣没在阴影里看不真切,但可以肯定对方就是刚才的……
就在男人迟疑着思索的一刹那,对方动作迅速地抽枪,子弹擦过男人的手臂消失在巷子的另一头。男人在因疼痛而抽手之前本能地开了一枪回击,子弹击中肉体所产生的撕裂声和对方压抑着的闷哼在空旷的巷子里显得异常清明。
之后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枪声响起。男人自诩枪法不差,而对面那个已经中枪的家伙在使用手枪方面也不见得有多么的优秀。
男人本已经减到三四成的胜算又提升了不少。
对方的子弹已经用了十三发。男人嘲讽地勾唇笑笑——他甚至感到自己之前确实小瞧那个蓝衣服的年轻人了。
最多还剩一发。
他想起自己可怜的手下——毕竟把一个成年男人的腹部弄得都是血可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
终于,他听见子弹嵌入墙体的声音,他知道时机到了。男人从掩体后直起身来将欲射击,刹那间,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大腿处传来,蔓延至全身直到他颤抖着松开扳机的手指。
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便向后倒去,倒地之前,他看见对面的男人仿佛猎手注视着待宰羔羊一般残忍的微笑。他摔在一堆废弃的纸板箱上,不远处传来刀刃出鞘的声音,如同此时正抵在他颈子上的死神索命的镰刀。男人想起来了,他昏死过去的手下,在那些模糊的血污之下是被刀割开的切口。“你究竟是什么人!”男人喊叫着,狼狈地想要换弹却来不及了。
长发男人是什么时候冲过来的他不知道。对于一个伤者来说,对方的移动速度之快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他出手了,匕首的落刀点在男人腹部偏右下方的地方,插刀的架势仿佛要将整个刀柄埋进那片肌肉组织里。
男人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在长发男人动作粗暴地拔出刀的时候向一旁倒去。手枪脱手,血液从捂着伤口的手指的指缝间流出,在男人的身下汇为一小滩暗红色。
“说出那批东西在哪儿或者……”
“我问你究竟是谁!”
长发男人在他面前蹲下,视线几乎与他持平。“你真的很烦啊。”他说,眉头紧皱,这令男人瑟缩了一下。
“听着,我叫蓝川,我用刀的。”
名叫蓝川的男人如是说道,男人却听得一头雾水。对方见状微微眯眼,掂量着手里的枪,继续道:“顺带说一句,这枪是我从你小弟身上拿的。是伯莱塔啊,让我认识的一个家伙来干这活倒还能称得上是物尽其用。”
男人因疼痛咬紧牙关,视线飘向对方被血染红的T恤,又小心翼翼地移开目光。
从没有听说过的名号,攻击自己手下的时候甚至没有给对方任何一点反击的机会。这个男人不知是被哪一位大人物掩藏起来的狠角色,但是……
男人挣扎着尝试直起身,却被身前男人开刀时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吓得止住了动作。
那是一把银灰色的蝴蝶刀,刀尾上镶着一道深蓝色的金属边,在对方的指尖飞舞着。
男人知道蝴蝶刀用的好的人可以将每一个使刀的动作都作为一种艺术,而这样的人,这样将用刀子的艺术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人,据他所知确实有一个,还有那把独特的刀……
“蓝……蓝……镰鼬……”
“喂喂,这不是知道的嘛,我是谁。”蓝川的模样有些不耐烦,仿佛是被男人的反应激怒了。“那么,赶紧选,说还是不说……”
“我……我……”
刀刃抵在脖颈上,不断向下按压。男人能听见自己近乎疯狂的心跳,混乱间,大脑一片空白。“在北场那里……不……应该没错的……我,我也不是很清……”
“不清楚?所以说刚刚那些是废话是吧?”蝴蝶刀的手柄在指尖上翻转,蓝川将姿势改为反手握刀,刀尖贴着脸颊的轮廓描绘而下,神情如同大厨注视着案板上的食料,“不过,也算是一条情报,对吧,叛徒。”
手中的刀尖在男人眼角抽搐的一瞬转了方向。蓝川捕捉到了对方的瞳孔因惊恐而骤然缩紧的模样。
真是个好表情啊。他这样想。
刀口向上,切割开皮肉,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男人的左耳处顿时鲜血直流。蓝川将那片血淋淋的耳朵提起来丢在男人被鲜血染红的脸上,笑道:“算是一点小奖励,命保住了不是吗?”
拍拍对方的脸颊,男人因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嘴唇痛苦地抽搐了两下,最终摇晃着软倒下去。
直立起身体,蓝川环顾四周,又走回到原先的位置将大衣拾起来。手指撩起腹部上的衣物,果然,之前缝合不过几天的伤口又开裂渗出血来。
不爽地啧了一声,蓝川抹掉手掌上的血迹,从大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手机。拨号,将手机放在耳侧,嘟嘟的声响让他的心情愈发烦躁。
不接的话回去杀了他。
蓝川这样想着,过了许久,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回答。
“喂,白田,好烦,快过来收东西……呐,伤口裂掉了……”看着墙角昏死过去的男人,蓝川用空闲的手附上自己右肋下撕裂了的旧伤,动作的同时却拉动了肩膀上的伤口,偏头望去,不禁微不可察地吸了一口冷气。
对方迟疑着给他回答,小心的措辞令蓝川很快会意:“……哈?哦哦,一定是要死掉了吧,你也有今天啊。”表情凝滞片刻,最终还是在嘴角挂上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白田,千万别被干掉了”,蓝川抹掉刀尖上的血迹,将刀片收进刀鞘中,隐约听到店内传来了骚乱的声音,“你可是我的猎物啊。”
对方的反应已是意料之内,蓝川挂了电话,极力不牵动肩膀上的枪伤往店面的后门行径。
从腰侧卸了一把匕首握在手里,蓝川推开了酒吧的后门。
是时候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