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一个蓝白的片段【有血腥黑化表现】

白田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从这片冰冷的地上醒来了。
头部传来的剧痛令他呻吟出声,紧接着,像是意识到了他的清醒,一个蓝色的身影踱步过来挡住了刺眼的惨白灯光。
“啧。”白田在朦胧间听见蓝川发出小声的抱怨后转身离开,回来时伴随着塑料盒子刮擦以及器物碰撞的声响。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侧躺导致他的右耳充血,那声音比他被关在这里之前所熟知的要沉重的太多。
白田模糊地想,依然无法忽视脸侧传来的疼痛——即便那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
他的头上仍缠着绷带,已经被鲜血染至显出殷红颜色。蓝川蹲下为他解开绷带的手动作缓慢,红色的布料下逐渐展露出的左耳处一片血肉模糊。
已经不可能了吧。
接上这种事。
现在距离蓝川监禁他并割下他的左耳的那一天过去了多久他不知道,那些模糊不清的记忆片段显得是那样不真切。
他无法估计精确的时间,甚至分不清昼夜。这段时间里,他只是在这个封闭的房间内重复着昏迷与清醒,镇定剂的效果仿佛一直在持续。
蓝川会给他饭吃,大部分是流食。
当他醒来的时候,对方会在房间中央的一把椅子上看书——仿佛他们的大学时代,上交论文前的一周,他与蓝川会在图书馆泡一个下午,那时他一向轻浮处世的挚友便会显露出少有的认真模样。但当他挣扎着发出声音时,蓝川的表情便再一次变得淡漠,回头望向他的眼神如同是在看着砧板上的死鱼。
有时却不是。
白田依然记得那些朦胧中摩挲过他脖颈的手,当他又一次在疼痛中苦苦挣扎着在房间里搜寻起蓝川的身影时,他会发现对方就在不远处的阴影里静静地观察他,犹如在黑暗中潜伏着的猛兽。
如果说他没有想过要逃跑,那是假的。
尝试着去回忆那天逃跑失败被蓝川发现后硬生生打断腿骨的痛苦,记忆中只有零散的碎片,更多的是喊叫与钝器的破风声。他的小腿依然显出青紫色,剧痛至没有知觉。
“如果你再逃跑的话,我并不介意把你的两条腿都锯下来。”蓝川曾这样对他说过,而他却因疼痛折磨而睁不开眼睛,无法通过观察当时蓝川脸上的表情来判断那是否是一句玩笑话。
但他觉得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这并不是不可能……
“你在想什么?”
凝神的时间太久,蓝川似是察觉到了些什么。白田侧着脸躺在冰冷的地上,失血过多令他的双颊与嘴唇显出一副病态的苍白。他微弱地喘息着,艰难地回望过去。
蓝川的脸因为背光而看不真切,黑色的长发垂在对方的肩头上。耳朵充血的状况越来越严重,白田只感到脑内响起一片轰鸣,和着疼痛感袭来。
“为……为什么……”
他听见蓝川轻笑起来,尚未回神,对方便出手掐住了白田的脖子,将他越发凶狠地按在地面上。鲜血从左耳处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里再次迸溅而出。
“白田啊,中学时代的你可比现在要机灵多了。”蓝川压制着他,即便白田发出的喘息变得剧烈,咳嗽声迭起,他依然没有松开手。
“如果是……中学时……我……”白田沙哑着嗓子尝试着发出声音辩解,但是蓝川先他一步发话道。
“大意到听错了歌还真是令人难以想象……这么轻易就变成别人的猎物了……”
白田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他才意识到,一直以来,蓝川究竟为什么要如此这般。
他的大脑变得更加混乱,隐约察觉到飘散着血腥味的空气中似是参杂了什么暧昧的味道。
“所以,这是惩罚。”蓝川用指尖划过他耳朵上的伤口,又伸手抹去白田额头上被疼痛激出的冷汗,声音低沉似是威胁又像是在叹息。
白田疲惫地闭上眼,感到那声音正在渐渐飘远,四散在空气中一般听不真切。
痛苦,烧灼,粘稠的血划过他的脸颊。
意识在流逝,他昏过去之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蓝川在他的耳边低语,声音足以蛊惑人心:
“你是我一个人的猎物。”

评论 ( 8 )
热度 ( 79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