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僕监】【全员向】写着玩的黑道AU

02 白田

“不,不要……”瘫软在地上的一位职员打扮的男人浑身颤抖,哀求般喃喃自语着。黑漆漆的枪口正对他不断渗出冷汗的额头,身前的持枪者则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彼时,房间中央的办公桌那里传来阵阵键盘敲击的声音,机械化的声响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一下下敲打在将死之人狂躁跳动的心头上。
一时间,房间里没有人说话,坚硬的金属管却在一步步逼近。男人望向屋子另一方正坐在那里为金库开锁的年轻人,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用颤抖的声线恳求:“救……救救我……”
不远处那位穿着素色衬衫的年轻人脸上浮现出因突然被点到而生出的惊讶。他睁圆了眼睛,似乎对此感到相当意外,一张薄唇紧抿着,只是静静地望了一眼这边,然后将视线重新转回了泛着幽幽蓝光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
悬崖,只要往前再走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男人的脑中一片空白,那些传言中走马灯般的过往呼啸过脑海,他觉得头昏眼花,仿佛就要……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破沉寂,枪口被转向正坐在角落里抱着电脑神色有些无措的年轻人,步步紧逼。持枪者在穿衬衫的男人面前停下,俯视着他,枪口直指眉心。
“接。”
男人去口袋里摸手机,眼神如磁石一般紧锁面前举枪的人。接通,放在耳侧,不期然便是蓝川的声音。“喂,白田,好烦,快过来收东西……”对方的声音懒洋洋地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慵懒的像餍足的大猫。
天知道那个危险的家伙在与他通话之前已经给他的刀子喂了多少血!
这样暗自腹诽着,白田忆起不久之前对方右肋上留的一处伤口还没有拆线,想询问却又不知应该从何说起。“那个,之前的……”白田用空闲的手抹了一把脸,实在不知道“伤口”一词能用什么更加委婉的词汇来代替。幸好蓝川已经会意,马马虎虎地回答了他的话。虽然结果已是意料之中,但白田并不喜欢这个答案。
那个家伙怎么总是不养好伤就去接任务?白田暗地里叹了口气,而自己的处境更使他头疼万分。“你一个人去找茜吧,我这里……”抬起眼望向已退开一些距离却依然紧咬着他不放的枪口,白田继续道,“还有点事儿。”
手机的那一头传来并不难分辨的轻笑声——蓝川一向是太敏锐了:“哈?哦哦,一定是要死掉了吧,你也有今天啊。”
仅仅是几个简短的句子便使白田的身体本能为之一振,正欲开口反驳已多次从蓝川手下逃生的自己是不会被轻易干掉的,低垂的视线上移撞上近在咫尺的枪口,梗在喉咙里的话只好作罢。
一时间手机的两端都陷入了沉默。就在白田迟疑许久打算结束通话的时候,蓝川又补上一句——而那句话没有使白田紧绷的神经得到任何放松。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他回复道,对这样的话语早就习以为常使他的语调平静如同是在回应茶余饭后的闲谈。紧接着他切断通话,将手机举到面前隔着黑漆漆的枪管向男人摇晃了几下,表明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对方见状哼笑一声,收枪转身回去对付那个正苦苦挣扎着的员工。
白田目送男人走向房间的那一头后收回视线,屏幕上的进度条在这场僵持过程中不知何时已开始接近底部。白田莫名地焦灼起来,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他又望了一眼大敞着的窗口,深呼吸,在脑中做出成千上万种验算,最终还是打算帮这个小忙。“那个,我认为还是不要杀他比较好,至少罪过不至于……”
金属敲击的声音打断白田的话语,他呆愣片刻继而低垂下目光,“UNLOCK”的字样明晃晃地落在屏幕正中央。男人扭转身体望向金库已经敞开了的金属门,嘴角勾起的弧度危险如厉鬼。下一秒他扣动了扳机,子弹击穿颅骨的声响令白田闭上了眼。
确实,如果能打开这个金库的话,立刻逃往国外便可以躲避追击,还能余下不少钱财可供使用。所以,是否留下活口根本就……
白田猛然回神从屏幕后抬起头来,与转过身来看向他的男人四目相对,对方眼中的那种意味白田已见过不知几次——狠戾与杀意,如锁定猎物的豺狼。
白田收起眼里转瞬而过的惊惧,目光在枪口上停留不敢放松,不久又像是被灼热的枪管烫到一般转移向男人的脸。立场转移了不是吗?他在心中自嘲,紧接着听见右耳的隐形耳机中传来些许声响。
应该没问题的。
被电脑屏幕遮挡的手指悄无声息移到按键上,轻敲的瞬间,黑暗如潮水般倾泻而下。白田眼疾手快地合上电脑屏幕,从椅子上翻滚下来倒在柔软的吸音地毯里。男人仓促间发射的子弹击中椅背的声音清明,白田知道他又一次成功了。
“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出来!你应该明白这种躲猫猫的游戏可不是什么长久之策。”男人的喊声在房间里回荡,白田匍匐在地上默不作声地等待着——他看不清周围的环境,那个男人应该也一样。
时间还没到。
白田这样想着微直起身在黑暗中摸索,小心翼翼地爬到办公桌下的视野盲区里。他调整着呼吸,怀中电脑越发清明起来的轮廓告诉他机会只有一次。
男人适应黑暗后开始走动起来,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迭起,像是在白田的心头上敲响了警钟。再等待下去必定只有死路一条。他向窗户那里张望,位置应该没问题了……
掀开电脑的上盖,不再颤抖的手指摸上键盘的边缘,白田闭上眼睛按键。光明在屋内流淌,他隔着眼皮感受着这一切。身后男人的脚步停滞片刻,紧接着是击穿骨头的清脆声音和着一声痛苦的悲鸣,重物倒地伴随着另一稍小些的物体摔落在地发出的撞击声。
白田睁开眼,尝试着适应光亮。他将电脑搁置在地毯上后便从藏身点里冲出去来到男人面前,对方跌落在手边的枪被他一脚踢出去好远。他退后几步去拾枪,退出子弹卸下弹匣的过程流畅——这至少比蓝川没能教会他的那几招玩刀的把戏要轻巧许多。
沉重的黑色长方形匣子落在白田的手心里,他低头检查子弹,当注意到弹身上的标记时微不可察地挑了一下眉。他把弹匣揣进兜里,踱步靠近正倒在地上的男人,对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跑却徒劳无益。
白田低头打量着,像是思索,随后他起脚,鞋尖不偏不倚地踢砸在男人的鼻梁上。
趴在地上的男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后彻底昏死过去,适时的,耳机的那一头传来声音,惊叹声有些模糊不清:“哇,你不杀了他吗?”
“杀了他有什么用,不如把他交给上头解决,还不必脏了自己的手。”白田这样回答,声音冷静如冰窟下的湖水。对面传来似懂非懂的应答声,接着是器械碰撞的声响。
白田低下头查看自己这边的状况,用脚将倒在地上的男人翻过身来。男人的鼻梁泛着青色,鼻血淌了对方一脸,模样实在是狼狈不堪。白田的目光向下,对方的膝盖上有个枪眼,还在汩汩地向外冒着血。忆起蓝川之前打来的电话,他是不是还要拨回去报个平安?
这样想着,耳畔传来男人愉悦的声音:“不过白田你还真是够可以的啊,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黑进控制系统了。呐呐,‘黑进去之后屋里就变黑’怎么样?”
其实在进行工作之前先黑入这座建筑的主控制室一直以来都是白田的习惯。这显然是他唯一的后备方案与应急措施——他只是一个操作电脑的,碰到这种凶神恶煞的暴徒可不像蓝川他们一般有如此大的把握。
不过,只要是赞美的话,他就不吝啬地接受好了。
白田走回去捧起电脑,在确保金库的布置与之前别无二致后来到窗边。他发出轻笑,说道:“如果你能在我工作的时候不在我耳边讲那些莫名其妙的冷笑话的话,我还可以再快一些。”
随后他补上一句:“总之谢了,藤。”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