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矢灰

冷圈CP收藏家【微博同名】

【二桶生贺】【Jason个人向】

杰森推开小酒馆摇摇晃晃的木门,头罩被他拎在手里。整个酒馆并不大,灯光摇曳,女歌者在与吧台相对的角落里低声吟唱着。

他要了一杯酒。

座位选在一片阴暗里。他刚刚和一群不要命的犯罪份子干了一架,勉强留下了活口——生活是否能够自理还是个问题,但这并不劳红头罩费心。

杰森抿了一口酒,劣质酒的味道充满了整个鼻腔。他眯了眯眼睛,喉结耸动着咽下了半杯。

他不该有太过挑剔的舌头。

他对自己说,环视着酒馆,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了歌者的身上。女人脸上的粉涂的有些厚,声音还过得去,紧身的黑色连衣裙勾勒出诱人的线条。

廉价。

杰森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词——挺准确,但不得不说对方臀部的曲线却莫名对上了自己的胃口。

这么说来……杰森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仔细研磨着歌的曲调。

那很难听,简直就是浪费了那个廉价女人的好声线。

烂酒配着烂歌——这不是杰森度过的最烂的夜晚,但他身处的环境倒是相当适合这个糟糕的日子。

他很快喝光了杯里的酒,在桌上丢了些小费。这个地方提供给了他一个自己希望中的夜晚。那很好,很美妙。

杰森摔门离去,哥谭市的夜风冰冷刺骨,刀割般刮在男人的脸上。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漆黑的雨夜,他披着沾湿的薄衣服走在光滑的水泥地上,浑身散发着泥土和草木的味道。

记忆模糊如同行尸走肉。

他可能仍然惦记着老管家做的食物,年轻警察烂番茄一样的笑脸和庄园主人永远一尘不染的西装,即使他们都是些烂人——这里要除去那位老管家,他的尽职尽责让杰森无法生出任何的反感。

杰森点了一根烟,继续往前走。

他想象不出自己再次出现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新的罗宾很优秀,那里并没有他的位子。他是红头罩,是法外者,蝙蝠洞里的一切并不需要自己这块生锈齿轮的契合便可以继续运转下去。

希望他回来?这不过是那老蝙蝠的一厢情愿罢了。

杰森笑了,嘲讽。

他向前走着,很慢,很慢。

但那条路的终点似乎并不是他的公寓,而是哥谭市最大的庄园。

评论
热度 ( 12 )

© 木矢灰 | Powered by LOFTER